www.三江阁田常也是个狠角色,他索姓一不做二不休,下令杀向阚府。阚府是阚止的居住所在">

第369章 齐乱【下】(1 / 2)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最快最新小说在/wwW.,感谢书友提供本章节。

看着手下人送过来的子我的级,田常脸上露出一抹狞笑,他知道现在事情到了眼下这个地步,已经不能够靠比较和平的解决了。www.三江阁田常也是个狠角色,他索姓一不做二不休,下令杀向阚府。

阚府是阚止的居住所在,阚止可不比子我,子我不过是一上大夫。而阚止则是右相国,在齐国,抛开宗族势力的帮助,就仅仅职位带来的权力,他可不比田常差多少。

田常的弟弟田子文闻言,禁不住咂舌道:“大哥,这……这是不是不太好啊?如果杀了子我在主上面前还好蒙过去,但阚止可不同子我啊!”

田常冷笑一声,问道:“你难道认为现在我们还有后退的余地了吗?就算阚止和主上捏着鼻子认了这事情,你们认为他们真的不会秋后算账吗?以我田氏现在的实力,能够对抗得了公室和阚氏吗?与其到了那个时候才来反抗,那就现在来!”

“但我们还没有准备好!现在只有一千六百人左右而已!”田子文忧心忡忡的说道。虽然严格的来说,一千六百人不算小的了,看过去已经密密麻麻的都是人。但放在齐国这样一个大国内,一千六百人还真不多,特别还准备政变。

“那你认为主上和阚止他们又准备好了吗?”田常还别说,之前还做过不少错误的决定,但当他下定了决心,登时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将事情看得比之前更加透彻。

田子文听了田常的分析,立刻惭愧的说道:“我实在太过瞻前顾后了!请大哥责骂!”

田常闻言并没有顺从田子文的请求,责怪田子文,反而对田子文说道:“你是我的弟弟,同时又是我的属下,冒着被我责罚的险说出这样的话,证明你是为了田氏着想的。你是一个这么有责任心的人,我怎么能够责骂你呢?”

说罢,田常还让田子文率领麾下的部曲作为先锋,杀奔阚府而去。

田子文见自己得到了田常如此信任,心中非常激动,加上想表示自己不再瞻前顾后。田子文非常勇猛,身先士卒,身上中了三支箭,都依旧奋战在前方。田子文这个当主公的都如此勇猛,田子文麾下的部曲怎么好意思贪生怕死呢?人人舍生忘死,杀得前来抵抗的阚氏私兵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阚止听到前来报信的私兵禀报战况,登时大惊失色,立刻吩咐道:“立刻准备马车,我们速速赶到檀台去!”

阚止有一个门客叫车重狸,他原来是凤繇国的大夫,因为劝说国君别接受智瑶的礼物一事情,被迫逃离凤繇国。在他离开了没有多长时间,凤繇国就被智瑶派兵亡了,其见识可见一斑。无处可归的车重狸,就被阚止招揽为门客。

此刻车重狸听了阚止的话,走出来对阚止劝说道:“主公,田常不是一般的人。主公想前往檀台,他怎么可能没有预料到呢?他一定会有所准备的!而且齐公那里,臣认为齐公也是自身难保,齐公怎么有足够的能力保住主公呢?主公现在应该投奔汉国,臣听闻汉国左相国阚平田乃主公之弟,有其庇护,定当无忧!”

阚止闻言皱了皱眉头,车重狸的话也并非没有道理,但阚止想了想,还是决定不采纳。主要是阚止在齐国是阚氏宗主,到了汉国,阚氏宗主他阚止有面皮当下去,下面的族人还会当他是宗主吗?这个答案是很显然易见的。

再说官职权力,在齐国,他阚止是齐国右相国,但在汉国,他阚止可能是汉国右相国吗?就算阚止他有这个能力和资历,杨子璐可能让他阚氏两兄弟都当汉国相国吗?所以到了汉国,他阚止不仅仅寄人篱下,而且多半都是成了一个有名无实的大夫,曰后还得小心翼翼,免得得罪了其他人。阚止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宁愿死,也不愿意碌碌无闻的过下半辈子。

车重狸见阚止不采纳,心头一转,就有些明白阚止的想法了,车重狸禁不住暗暗叹了口气。转而从另外一个方面劝说阚止,说道:“主公,现在看情况,田氏势大!主上让夫人和少主他们到其他地方躲避一番,免得遭遇战祸!”

阚止想了想,也认为鸡蛋不应该放在一个篮子里,点点头说道:“重狸,那麻烦你带五十名武士护送夫人和我那几个儿子离开吧!”

阚止想了想,一咬牙,从腰间拿了一个铜牌出来,交给车重狸,接着说道:“如果我不幸被田常杀了,你立刻拿着这个铜牌到琅邪,找一个叫齐东来的人。他是琅邪的大商人,你很容易就可以打听到他的消息了,你将这枚铜牌给他,他就会派人护送你们到汉国。到了汉国,你就找阚平田吧,如实告诉他在齐国的事情。看在往曰的情分上,他应该会好好安置你们的。”

车重狸闻言,犹豫了片刻,说道:“主公你待我颇为恩重,我怎么能够抛下主公你呢?这个任务请主公另外派人去做吧!”

阚止郑重的说道:“你是我最看重的,而且又有能力和见识,重狸我的家人交给你我才放心,请你别再说这样的话!”

车重狸禁不住被阚止这一番话,感动得鼻子发酸,用力的点下头说道:“请主公放心,车重狸一定会护送夫人和少主到汉国!”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阚止拍了拍车重狸的肩膀,再也没有多说什么,而且时间上也不允许他们多说,田氏的私兵已经杀到外面了。

幸好这些年来齐国都颇为动乱,各个大夫嘴巴上不说什么,但心中都有提防,阚止家中也修建了几个隐蔽的后门。平时在外面看不出什么,因为那暗门,表面上都涂抹上一层泥巴,再涂抹上石灰。所以田常虽然早有准备阚止会逃亡,但知道归知道,却并不熟悉阚府的情况,等其他人来通报阚止及其家人逃跑了的时候,田常这个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田常在接到士兵的禀报后,这个时候禁不住心中庆幸来之前田子行对他的提醒……田子行:“大哥此去是准备捉住阚止那老狐狸吗?”

“这个自然!”田常奇怪的看着田子文,田子文怎么会说出如此‘白痴’的话来的?如果不是田常知道田子行素来机智过人,说这话恐怕另有深意,田常他早就拂袖而去了。

田子行接着说道:“那大哥准备怎么捉住阚止?”

“那自然是派兵守住各处大门了,我还不信他阚止还会飞不成!就算会飞,我也有弓箭见他射下来!”田常拿起手中的雕弓,做了个弯弓搭箭的手势,傲然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