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三江阁作为汉国的大夫,鸥辟疆也知道请孔来的意义。孔对于汉国的重要性,甚至可以说超过鸥辟疆自己。但在苦思了近一个时辰后,鸥辟疆">

第244章 不朽(1 / 2)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最快最新小说在/wwW.,感谢书友提供本章节。

“难道只能够这样算了吗?”鸥辟疆不甘心的喃喃道,脸上充满不甘之色。www.三江阁作为汉国的大夫,鸥辟疆也知道请孔来的意义。孔对于汉国的重要性,甚至可以说超过鸥辟疆自己。

但在苦思了近一个时辰后,鸥辟疆不得不叹了口气,现在还真没有什么办法。越是想,鸥辟疆的心中的烦躁越是多,这让鸥辟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鸥辟疆知道这样下去,自己也不可能想出什么好办法,鸥辟疆性到卫国的东市走走,算是散心好了。

走到东市,鸥辟疆却刚好听到有人谈到孔,鸥辟疆不由自主被吸引过去,竖起耳朵倾听。

“孔大贤,你说为什么主上不用他呢?真是奇怪”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孔是大贤但主上怎么敢用他呢”

“为什么不敢?”

“你知道孔有多少弟吗?”

“千啊”

“如果孔掌管,安插弟在卫国为官那这卫国恐怕也要改名叫儒国了”

“不会吧?孔为圣人,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鸥辟疆听到这里,便心头一动,抬步离开没有再听下去。离开的鸥辟疆,嘴唇上露出一抹得意洋洋的笑意,他想到了怎么对付孔了。

第二天,鸥辟疆好好休息了一天,第天这才去见孔,和天前不同的是,鸥辟疆这次去见孔,虽然服饰依旧一模一样,但却是两手空空的。

孔本来还不大想见鸥辟疆的,不过听弟说鸥辟疆两手空空而来,孔不由好奇鸥辟疆的来意了。如果是请自己到汉国,那应该带来重礼啊现在两手空空,是什么来意呢?

孔便让弟去迎接鸥辟疆,来了后对孔打了个眼色,那意思是说:师傅,鸥辟疆这次来很平静啊没有像之前那里拉关系

孔就更加好奇了,让退下去安排招待鸥辟疆的东西,没有多长时间就有一名清秀童送上果酒。鸥辟疆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果酒,感叹道:“好酒”

“呵呵不过是弟酿造是乡间小酒,如果大夫喜欢,仲尼便让人送上数坛好酒予大夫”孔豪爽的说道。

“那辟疆便在这里多谢先生了”鸥辟疆对孔拱拱手,以示感谢。看着杯中物,过了半响,对孔问道:“辟疆在这里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先生,这酒越长越香醇,但人言呢?是不是也和酒一样,时间越长,越为人所喜爱?”

“人言?那人言如果是名言,当为不朽怎么和酒一样呢?酒能不朽吗?”孔捋下胡,笑道。

孔这话不是自己说的,而是引用一段对答,昔日晋国卿大夫范宣对穆叔问道:“什么叫死而不朽。”而穆叔回答则是回答德行、功业、名言为不朽。

鸥辟疆闻言,却摇摇头说道:“先生,辟疆认为此话有点不对”

“哦?如何不对?”孔闻言,虽然心中已经否认了鸥辟疆的话,但表面上还是问上一句。

“大禹为圣人否?”鸥辟疆问道,

“额”孔闻言,旋即明白鸥辟疆的意思,但也不知道达到:“是”

“可有名言流传于世?此为不朽呼?”鸥辟疆问道。

孔不由陷入沉思,过了半响,这才开口应道:“大禹之德行功业可为不朽”

“先生这话也许有道理,但辟疆认为,不朽得有书籍传承得有弟传颂得有国家尊崇方称得上真正的不朽否则一样会遗忘于时间当中唯有‘人’才是不朽的”鸥辟疆一本正经的说道。

孔闻言,怔了怔,点下头看着鸥辟疆感叹道:“大夫此言甚对仲尼反而不如大夫看得透彻‘人’才是真正的不朽啊”

鸥辟疆也不谦虚,而是一本正经的说道:“那先生想如此不朽吗?”

孔闻言,有些明悟了,微微皱起眉头道:“大夫是想仲尼到汉国?”

“先生恐怕不知道一件事情,现在辟疆之主上,正大建舍,规定汉国,适龄少年到舍入不从者惩罚。但汉国地处荒蛮,没有多少士,所以主上想请儒家入汉国辟疆想,先生应该知道这是怎么样的机遇吧?”鸥辟疆看着孔,吐字清晰的缓缓说道。

“这?”孔闻言,不由怔了怔,陷入沉思中。

鸥辟疆也不打搅,坐在一边自斟自饮,过了好半天,孔长长吐了口气,道:“大夫世之利舌仲尼七日后,便和大夫一同启程吧”

鸥辟疆闻言,虽然脸上从容,但实际上他心中的压力并不轻到了现在鸥辟疆心头的大石才放下来。露出从容的笑意道:“那实在好了七日后,辟疆再来打扰先生了”

在当天,孔就宣布将游历汉国。听到这个消息,不少人都哇然,孔怎么到这个蛮夷小国去的?反倒是不少孔的弟理解孔,当然他们的理解和孔的理解不同,他们只是向往已经越渐吸引天下大豪的稷下宫辩论,他们认为孔一来是为稷下宫的辩论而去,二来则是为了游历一下汉国的风土人情。

不过无论怎么样,孔也启程去汉国。这次没有之前千弟跟随的盛况,但人数依旧不少,大概有一千余人。也就是孔,如果换作其他人,带着这么多人来不驱逐你才奇怪。一无阻的来到了吴国,此时接到消息的伍胥眉头紧锁,思了小半响。

伍胥抬起头对家臣沐鹄下令道:“下去准备马车,老夫要入宫见大王”

沐鹄闻言,犹豫了半响,开口问道:“主公,可是为了孔入汉的事情?”

伍胥也不避讳沐鹄,点点头说道:“自是如此,孔为世之大贤如果为杨璐所用,则是让我吴国的心腹之患越加严重”

沐鹄脸色凝重的说道:“主公,臣认为眼下恐怕不是进谏大王的机缘天前汉国的使者,前越国旧臣柘稽来到了姑苏城,给大王进贡了一张白虎皮,称之为异象,道乃是天佑吴国大王为止大喜,宣布免除汉国年的进贡”

伍胥冷笑道:“什么天佑吴国白虎主兵此乃大凶之兆大王应该更加警惕”

沐鹄叹了口气说道:“主公,无论是凶兆,还是天佑吴国。现在大王对杨璐好感甚佳,主公现在出言进谏,恐怕为大王所不喜他日恐怕有……”

说到这里,沐鹄便停住没有说下去,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伍胥被夫差处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