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三江阁79免费四卿他们可知道晋出公的格,往好听的说,就是情">

第394章 四卿算计,郑国困守(1 / 2)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最快最新小说在/wwW.,感谢书友提供本章节。

.第394章四卿算计,郑国困守

接下来的日,四卿发现晋出公居然没有闹起来,禁不住有些奇怪了,四卿都不约而同的在脑门上冒出的大大的问号。www.三江阁79免费四卿他们可知道晋出公的格,往好听的说,就是情中人,往坏的说,就是二愣。这种人特别重面,而且往往不知道妥协为何物,只重结果不管过程。

智瑶是骄傲,但人可不傻。而且人的骄傲也要看对手,看情况。晋出公到底占据个大义,搞不好真的会被他来个翻身农奴把歌唱,那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如果真的给晋出公咸鱼翻身,那可就不仅仅是他智瑶被人耻笑的问题了,全家上下的小命恐怕都保不住。

智瑶最后还是决定暂时放下成见,召集赵无恤、韩虎、魏驹新田城外商议应对晋出公的事情。赵无恤他们虽然怕智瑶会来个斩行动,但也觉得有必要在这事情上达成一致,最后赵无恤他们人一个都没有落下,都来参加会议。

“无恤!你们看姬凿这家伙想干什么?”等四卿都落座了,智瑶侧头看着相貌寻常的赵无恤,大咧咧的说道。智瑶虽然大咧咧,但如果认真看智瑶的脸,恐怕会发现他这大咧咧,少说有分是装出来的。显然智瑶内心并不像他表面上那么轻松。

赵无恤可比智瑶要内敛不少,并没有直呼晋出公的名字,淡淡然的说道:“估计是在准备一份新的法令,我们让出封地吧?”

“羊他呢!只要我们四卿紧紧团结展一起,姬凿还能够把我们怎么样?”韩虎喝了一口甜酒,笑眯眯的说道。

“没有错,只有我们四卿团结在一起,国君就算起兵,又有用吗?”魏驹雄赳赳的说道。不过他也的确有说这话的本钱,魏氏在四卿中势力不是最大的,兵力也不是最多的。不过如果论到同等数量下,肯定是魏氏士兵最为厉害,特别是步兵和艺。

魏氏的重装步兵方面,别说是晋国最厉害的,就算放在天下也是屈一指。而这个魏氏重装步兵,严格的来说,还是日后战国初期,凭借五万人打得秦国几乎亡囘国的魏武卒的稚形,从立刻可见他们的战斗力是多么的强悍。

而艺方面,魏氏就算不是晋国‘一等一’的,但也算是‘之一’的。皆因魏氏的士兵力气大,所以魏氏士兵抄起弓箭来,都是硬弓。在战场上,哪里需要过精湛的艺,只有差不多就可以了,再配上硬弓,那囘出的箭雨威力可就大多了,临肉搏之前,来轮箭雨,其折损的士兵颇为可观。

智瑶听了就有些不高兴了,他这个人可是特别骄傲,但他眼珠一转,却想到一个坑,想让魏驹跳下去了。

智瑶一脸和善的对魏驹笑道:“那日后对付国君,可就得多靠魏氏啊!”

魏驹闻言,登时心头一凛,别看智瑶这话平常,但实际上他是怂恿魏驹去做出头鸟,甚至去杀了晋出公。当出头鸟的后果就不用说了,损失绝对是最惨的,再加上在当时杀国启可是非常大的事情,谁都不想背这个黑锅的。

魏驹干笑一声,岔开话题说道:“这事情以后再说,现在谁都不知道国君怎么想。倒是智伯,你可就不垩厚道了,前几天你卖给我的那批粮食里面居然有陈粮!这可不行,我给的可是新鲜粮食的价格啊!”

智瑶见魏驹不入套,登时心情不好了。而且魏驹这家伙还埋怨起自己,这算什么啊?反击吗?智瑶当即就硬囘邦囘邦的反驳道:“我卖给你可是二十五钱一石的!你还想全都是新鲜粮食。那我还不如卖给杨礴!杨礴在宋国收囘购粮食,十钱一石,我卖给他,抛去运费,一石粮食少说也多赚二钱!如此算下来,我卖给你的那万石粮食,可是让我少赚了六七万钱,你还想怎么样?”

魏驹也火了,双手一撑桌,怒目圆瞪道:“你怎么不说我们这比交易半年前定下来的?那个时候我给这价所可是可不仅仅是公道,还算得上虚高了!你智瑶怎么不跟我说这个啊?而且你别忘记我们可是说好价钱的,现在算什么啊?把损失折算到我魏氏身上?这算什么道理啊?智瑶我告诉你,我不管你卖给杨礴多少钱一石,哪怕一钱一石我魏驹也管不着,但你得给我新粮!要不然我们魏氏不会这样算了的!”智瑶闻言脸当即黑了起来,他可不怕魏驹,刚准备和魏驹升锋相对。

在这个时候,韩虎韩虎见事情似乎有越闹越大的趋势,立刻跳出来,和稀泥道:“好了!好了!现在都这个时候了,如果我们还内讧,岂不是让姬凿知道后耻笑我们吗?”

韩虎说罢,侧头看着赵无恤,那眼神就仿佛说,赵无恤你也出来劝说一下啊!

如果是平时,赵无恤到乐意看着智瑶和魏驹掐架,不过现在晋出公可是在一边虎视耽眈。赵无恤也不想魏氏和智氏这个时候内讧,赵无恤朝韩虎微微点下头,看着智瑶说道:“智伯这事情你的确做的有些不够厚道,不过魏驹,智伯的话也有道理。我看这样吧!智伯给魏驹再磅去一千石新粮,这事情就算了n你们看怎么样?.

一千石新鲜粮食,卖到宋国,那就是万钱了,就算是晋国国内也是二万五千钱。魏驹想了想,也觉得这个赔偿也可以接受,逐点点头说道:“我同意,不过……”。

说到这里,魏驹斜着眼看着智瑶,那意思相当于说,现在就看你了。

智瑶想了想也点头说道:“好吧!我回去后就让人送一千石给魏驹!”

其实智瑶也有智瑶的想法,一千石虽然说卖了他价值二万多万钱,但别忘记这些都是智氏自产自销的。也就是说智瑶给魏驹的是成本价,智瑶严格的来说,不过是损失一万钱多一点,甚至一万钱也不够。但他在魏驹那里掺和的陈粮,赚了来的钱可不止一万钱,可是万多钱。最重要的是,如果他智瑶不答应,赵无恤和韩虎也许不会说什么,但他们决不会站在智瑶那边。

得罪魏氏没有什么,但同时得罪魏氏、赵氏、韩氏,哪可就不行了。经过利弊得失的考虑后,智瑶这才爽快的答应下来,但无论是怎么样,这也算是皆大欢喜了。

见魏驹和智瑶都满意了,赵无恤便将话拉回到原来的轨道。“智伯,我看我们莫不如都开始备战吧!正所谓不怕万一,也怕一万,我们有些准备也好。国君如烈火,现在却仿佛一波平湖那样,我实在心中忐忑!”

智瑶微微思一番,也认为赵无恤这话有理,不过他不愿意比赵无恤比下去,想了半响,提议道:“无恤说的话有道理,不过我们不能够只是防。正所谓只有千日为贼的,那里有千日防贼的呢?我们姬凿这家伙起兵,要不然天天提防,你们谁睡的安稳?”

魏驹和韩虎二人闻言,立刻感觉智瑶这话有深,有道理!当即仿佛小鸡琢米般的猛点头。“智伯所言!大善!”就这样,这次四卿聚会也达成一致了,双方虽然依旧有不少的矛盾,不过这些矛盾在晋出公这个想让公室再次崛起的国君出现下,都成了可以协调,忍让的。现在一切都向扳倒晋出公看齐,哪怕是智瑶如此自大的人,对此也没有多的意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