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而月色照耀着的大地上,只是有篝火啪啦啪啦的燃烧声音,还有夜风吹拂过,旗帜“噼啪!噼啪!”的声音。一切都是如此的单一,只">

第417章 入城(1 / 2)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最快最新小说在/wwW.,感谢书友提供本章节。

今晚的月色不错,将大地照的隐约可见,不需要灯火,慢一点行走也无妨。三江阁www.

而月色照耀着的大地上,只是有篝火啪啦啪啦的燃烧声音,还有夜风吹拂过,旗帜“噼啪!噼啪!”的声音。一切都是如此的单一,只是单一的声音下,如何也掩饰不了绎城地上那股肃杀之气。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八个略微有些模糊的黑影越出草丛,便定住脚步。

田豹略带疲惫的声音响起。“好了!长桑先生,我只能够带你们到这里了。至于如何进城,就只能够看令侄的如何说服汉蛮了!”

长桑君客气的朝田豹拱拱手。“多谢大夫了!能够到这里,老夫已经心满意足了!”

“长桑先生客气了!”田豹虽然嘴上客气,但并没有避开长桑君的行礼。为了送长桑君的脏小到这里,田豹他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受长桑君这一礼,倒也坦然。

“大夫才客气!”长桑君笑着附和了一句,便对跟在他背后的脏小嘱咐道:“你这次可要小心,事不可为,就速速回来!千万不可强求啊!”

脏小也不点头,也不摇头,更不说话,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

虽然如此,但长桑君如何可能不明白脏小的想法呢?长桑君心中禁不住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实在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这脏小已经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

倒是此时的田豹说话了,对脏小劝说道:“小哥儿,现在兵荒马乱!这绎城你也不知道能不能进去。就算进去也可能会被当作细作,你何必如何呢?想必你的家人。也不愿意小哥儿你如此冒险的!”

虽然不想回答,但田豹不比长桑君。脏小有些不瞒的,操.着他那略微有些尖细的声音回答着田常的话。“君所有为,而有所不为!小人虽然并非君,但也深以此话有道理。请大夫谅解。”

只是那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中,仿佛恶鬼在声音,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田豹闻言,也禁不住皱了皱眉头,深深的看了脏小一眼。也不知道是光线的问题,还是真的看不透。田豹心中虽然有些怀疑,但最后还是点点头说道:“既然小哥儿如此说了,我再说什么,就未免有些狗捉耗多管闲事的味道了。”

“大夫多虑了!小的。不敢有如此想法。”脏小对田豹一拱手,拿着包袱,快步朝绎城前进。

田豹闻言,心中冷笑一声,不敢?只是因为不敢,并非是没有这个想法。田豹看了脏小的背影一眼,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侧过头来,笑着对长桑君。说道:“先生,你这侄不会是汉国间台细作吧?”

长桑君闻言。心头一紧,知道田豹定然看出点什么了。要不然怎么如此说的?不过幸好他还是没有猜到正确的答案,要不然就麻烦了,眼下只是试探。

长桑君心头流转,却是一瞬间的事情。不过即使如此,长桑君的脸上难免带着也许不自然。“大夫多心了!老夫这些年来,从未踏足过汉境。怎么可能和汉国人有关系呢?更被提我这侄,从小就是在邾国长大,这两年离开邾国,也不过是和老夫一起在齐国、鲁国等第游历!这更是不可能和汉国有所接触,大夫这样说,该不会怀疑老夫和汉国的间台有关系吧?”

田豹深深的看了长桑君一眼,可惜长桑君背对月色,看过去黑蒙蒙的,只是隐约看到长桑君脸上的轮廓。要不然田豹定然会发现,长桑君脸上的些许不自然。既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田豹也很爽快的放低姿态,半的开玩笑,半是道歉的说道:“呵!呵!刚才的话不过是开玩笑罢了!先生莫当真!如有失礼之处,田豹就在这里向先生道歉了!”

“也罢,不过此玩笑可是吓得老夫不轻啊!”长桑君半是试探的说道。

“先生这话让田豹实在惭愧!来,回到军营中,田豹定当拿上美酒,好好向先生赔罪一番!”田豹说道后面,声音越来越小,看样已经是带着长桑君等人慢慢离开了。

……绎城……

阴暗的环境,寂静得只剩下蝈蝈声音的野外,让独自行走的脏小的心禁不住害怕起来。但每当脏小害怕起来,她就禁不住想起那一张英俊的脸孔,还有那宽阔得为她遮挡去一切风雨。脏小每每想到这里,她的心就仿佛吃下灵丹妙药一般,一瞬间安定下来。

脏小就得以再次鼓起勇气,勇敢的一直行走在黑暗中。朝着在月色下,朦胧得仿佛虚幻的绎城前进。脏小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更不知道走了多长的程,最后她终于来到了绎城下。

绎城下为了防止被齐鲁联军夜袭,都有规则是散落着一个个篝火,用以照明。正因为如此,脏小刚刚进入绎城附近,就已经被城墙上守夜的士兵发现了。如果不是守夜的士兵看到脏小一个人,而且身材单薄,搞不好早已经将手中箭矢射向脏小单薄的身躯上,随便大喊一声夜袭。

不过即使如此,守夜的士兵也不敢大意,嗖的一声,一支箭矢落在脏小不远的土地上,脏小登时吓了一跳,身体绷紧。就在此时,城墙的士兵发问了。“定住脚步!说,你是什么人?”

“我,我是医匠!”脏小虽然害怕,但还在鼓起勇气大声应道,但声音中依旧难掩颤抖。不过心底却多多少少松了一口气,在黑暗中行走,脏小忽然听到人声,无论怎么样,脏小也感觉宽心。

“医匠?你来这里干什么!”城墙上守夜的士兵沉吟了半响,再次问道。

“我听说贵国君上伤重!着急天下医匠特来此地!”见城头上的士兵不再射箭了,脏小心中也宽了不少。说话也吐字清晰了不少。

按道理说,到了这个时候应该可以让对方入城了。但城墙上的士兵闻言。依旧不敢自作主张。哪怕对方只是一个人,而且看起来还是很弱的那种。“你站在那里不许动!我去请示将军。如果你乱动,被怪我没有提醒你!小心被乱箭射死!”

本来想找块石头坐下来,休息一下的脏小,听到这话。登时吓得浑身肌肉绷紧,却不想这样反而更累。累归累,但脏小只能够心中暗暗叫苦之余,祈祷那小兵速快一点。

等的脏小摇摇欲坠,小兵终于回来了,多了一个人。脏小看到那个人,禁不住有些惊喜交杂。是陈音!

陈音看了脏小一眼,大概觉得对方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危险,便对脏小拱了拱手,说道:“阁下的来自本将军知道了。本将军很感谢阁下如此有心!来人,放下吊篮。”

“诺!”自有士兵应了一声。吊篮应该就放在城墙边上,士兵才应允了没有多长时间,就在城墙边上放下一个大概只能够容两人上下的吊篮。

脏小在野外呆怕了,登时快步走到吊篮边上。但又怕从吊篮上掉了下来,犹豫了半响,这才小心翼翼的坐下来,才刚刚坐上去。便刚刚腾云驾雾一般,被士兵拉其上城墙。脏小踏上城墙走到。这才松了一口气。走到陈音跟前,施然一礼。和陈音在城墙上交谈了两句,便在数名士兵的簇拥下离开。

城墙上的士兵该怎么样守夜,还是怎么样守夜,这个时候,在远处的草丛上却猛然激烈颤抖了一下。从中站起来一个黑影,那黑影深深看了一眼,已经几乎看不见背影的脏小和陈音二人。见二人已经没有了踪影,那黑影立刻快步朝齐军大营方向前进。

……齐军大营……

“来先生请喝一杯!这可是用东夷古法酿造的美酒!据说当初,可是后羿这等东夷大贵族才可以喝得起!”田豹笑容可掬的给长桑君斟了一杯酒。

“多谢大夫了!夜色已深,老夫也喝饱吃足了!老夫喝了这杯酒,就不再打搅大夫,要告退了!”长桑君双手拿着足青铜酒樽,笑道。

“唉!夜色都如此晚了,先生还和田豹客气什么呢?说什么打搅不打搅的,性今晚先生和田豹同床好了!”田豹不以为意道。

(注:在古代男同床,同床都是关系非常好的,当然那关系并非是基情燃烧的那种。)

长桑君闻言,却并没有受宠若惊之感觉,只是心中越发不安。笑着推搪道:“恐怕不好,老夫刚刚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在单父邑宰家中妻患病。正邀请老夫前往,救人就是在和黄泉赛跑,老夫实在耽搁不得。虽然有心留下来,但也只能够连夜赶了!他日有机会,再拜访大夫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