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这感觉特别别扭,于是有观众不爽了,决定自己也手进来了,让另外一个国家开打。当然这也不派出,他们准备将这潭水搞得更加浑浊。">

第392章 晋国乱象起(1 / 2)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最快最新小说在/wwW.,感谢书友提供本章节。

.抛下在穆姬身卜泄火的杨璐,似乎看到汉国都准备好了,就是不开打。三江阁www.这感觉特别别扭,于是有观众不爽了,决定自己也手进来了,让另外一个国家开打。当然这也不派出,他们准备将这潭水搞得更加浑浊。

而这观众不过是两人,分别是范吉时和中行寅,但此二人可是大有来头的,分别是范氏和中行氏宗主。此二氏曾经是晋国六卿的一份,不过这已经是往事了。当初曾经两人还是晋国六卿之一,但看到赵氏爆发内,这两个家伙当时走出了名的贪婪,便趁机手,准备占便宜了。那个,时候赵氏的宗主是赵鞋,赵鞍是什么人?几乎堪称赵氏有史以来第一人。

赵鞍手腕了得,一方面派兵抵挡范吉和中行寅,一方面或直接或间接的拉拢还没有手的卿。这个范吉和中行寅也算得上是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家伙了。卿居然没有一个愿意帮他们,全都向赵鞍靠拢,结果就不用说

两个贪婪的家伙被打的屁滚流,最后带着少部分家眷财富,逃到齐国那里芶延残喘。从此范氏和中行氏就一蹶不振,这次两人出来,已经是历史上最后一次的脸,算是将他们的预热都挥霍一空了。

经过这一次苦难后,这两个老家伙也聪明了,不再想着出兵晋国的事情。实际上两人此刻也没有能力出兵,这次两个老家伙也不过是为了,将这一潭本来就已经有些浑浊的水,搞得更加浑注。两人找了个合适的场合,联合在一起公开宣称一件事情。

这个宣称全就不详说了,大意就的说,当初我们两个实在惭愧,啊!做错了什么事情的,真是愧对国家的养育啊。现在我们明白了自己的错误了,为了弥补当初自己铸下的大错。同时也为了补偿自己对晋国造成的创伤,我们两人决定将范氏和中行氏的领土都赠送给国君,一表达我们万分之一的歉意。

这里说一说,当初范氏和中行氏虽然被赶走了,但名义上那些土地还是属于他们的。也不知道是晋国国君忘记了,还是因为四卿不把范氏和中行氏当一回事,不怕他们打回来。当然了,这只是名义上的。这就好比满清时候的香港,名义上是中垩国的国土。只不过恐怕当时就连满清都不会真的相信,香港是他们的国土。但现在问题是,无经事实是怎么样的,名义上这土地是属于范吉和中行寅的,这是毫无疑问的。特别是,晋国的国君,还真的信了范吉和中行寅的话,这就更加不得了。

当时的晋国国君是晋出公,这晋出公年纪不大,不过二十好几。这今年纪的人,正是雄心壮志,一腔热血啊!平时都想做出一番撼天动地事业出来。

偏偏晋国四卿互相掣肘,国君的话还没有四卿中如何一卿的话来得威信。最是让晋出公可恨的是,公室这些年不但没有强大起来,反而越发衰弱。之所以是有这样的原因,皆因四卿都成了公室身上的吸血鬼,就好比当初攻打郑国。智瑶就和赵无恤一同出兵,但军队中并非完全是智瑶和赵无恤的士兵,还有少量公室士兵。

另外粮草的什么,都是公室出大头。好了打赢了郑国,攻下七座城邑,按道理说,公室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更别提每次智瑶和赵无恤都让公室打头阵,公室士兵死伤的比智瑶和赵无恤麾下的私兵还要惨重。七座城邑下来,分给公室一座也不算过分,就算吝惜一点,也应该分给公室一些田地。

而现实的,智瑶和赵亢恤两个人吞了个精光,公室还得给他们抹屁股。什么屁股?那啥战死残废的公室士兵不用供应吗?那些征召来运粮的民夫不用吃的吗?另外我智瑶和赵无恤打胜仗了,那啥,是不是该来一点封赏啊?

刚刚开始也没有什么,晋出公刚划即位,什么情况也不熟悉,自然要低调了,唯有捏住鼻认了。但四卿的吃相实在过难看了,晋出公是捏住鼻认了,可不是心悦诚服,心中对四卿越发怨恨。特别是伴随着晋出公一年年的长大,越发有主见,能够掌控的力量也不比刚刚即位的时候。但四卿,特别是智瑶对此毫无觉悟,依旧是我吃肉,你在一边看着。这叫晋出公如何不怨恨呢?这也导致现在公室和四卿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一个针尖对方芒的程,唯一欠缺的就是一点火线,将这个火给引爆。而范吉和中行寅这一次联合宣布,不就正是给了晋出公发难的机会吗?于是心气很高的晋出公得瑟了。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眼巴巴的盼望着天一次的朝会来临。

天后,朝会的时间也到了,晋出公上朝后第一件事情,不是询问有什么事情,而是让身边的内侍宣读范吉和中行寅的联合声明了。

等内侍读完后,晋出公立刻使劲的夸奖,说范吉和中行寅的章写得如何如何的好。当然了,谁也不会傻到认为晋出公真的是欣赏范吉和中行寅的章。晋出公明显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告诉四卿,哥们你们看,封邑的主人都出来发话了,这封邑归我了。你们是不是应该将当年中行氏和范氏的封邑……“嗯!嗯!你们明白滴!

四卿怎么愿意啊?登时脸都难看下来。其中智瑶反应最大,同样也是第一个跳出来的、智瑶抬头挺胸,抬头和晋出公对视起来,理直气壮道:“范吉和中行宙二人当初违背晋国的法律,第一个发动内,攻打赵氏不说。事后面对先君的处罚,抗拒不从,最后还发兵攻打国都。这样的人,主上你认为他们说的话有用吗?”

智瑶不愧是足智多混著称,就这喘口气的功夫,他又想到反驳的话,接着说道:“先君将此二人定罪为臣贼,而现在主上相信他们的话,置先君于何地啊?他日黄泉之下,试问主上有何颜面,面对先君啊?主上这是不义不孝啊!”

智瑶这话够毒啊!春秋时期虽然没有后世清明那么厉害,将,孝”之一字看得颇为重要,但也轻不到那个程。特别是古人重鬼神,所以特别重视祭祀。在这个环境下,当时还有这么一个众人都认可的规矩,灭国不灭祀。严格的来说,不仅仅灭国,就算灭一个大家族也不灭其祀。

就算是朝代交替,这个规矩也没有被改变。当初周武王灭了商朝,但周武王并没有杀光商纣王的儿。而是让商纣王的一个比较出的儿武庚来到代替商纣王祭祀先人,将他封在华地当国君。在现代人看来,这未免过傻了吧?正所谓斩草要除根,你还给他封地呢!

事实上周武王也不傻,派了自己的一个弟弟去监视武庚。但又有人说了,一刀咔嚓了不是更加利,用得着这么麻烦吗?但这就是这个,时代的风俗,周武王虽然贵为一朝天,但也改变不了这个惯例。

后来周武王这个弟弟监守自盗,在周武王死了后,想自己当大王了,就联合武庚作。

这个作最后失败了,被周武王的另外一个弟弟,就是著名的周公给平定了。这个时候按道理说,已经绝其祀了吧?

我好心放过你丫,你丫居然还有胆作,一定得重罚,绝了其祀。而事实上,周公也不敢干这事情,只是搞了个小手段,不去找武庚的兄弟或者儿继承这个‘祭祀’了。而是让当初私通周朝的微启,也就是宋国的开国国君来到继承商朝列祖列宗的祭祀。

也有人说,那是春秋初期,这个不适用了吧?不!一样适用。当初齐国鲍牧,造反杀了齐浑公,最后被杂有准备的田常给咔嚓了。鲍氏遭到重创,但田常也没有灭了鲍氏,而是立鲍牧的儿鲍息为鲍氏宗族,以继承鲍氏的祭祀。

你看,这头杀了别人老爹,还得眼巴巴的立别人儿来当宗族,来到继承祭祀鲍叔牙等祖先的任务。可见当时风气,智瑶这一个指责,如果是平时,晋出公定然哑口无言,半天过去了,也吭不出半个字来。

但晋出公人是没有智瑶聪明,但他这天来也不是什么也不干,就干等时间的。他自然知道智瑶这帮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所以他早就让手下的谋臣和他一同,将朝堂上可能发生的事情推演了一番。智瑶他们会怎么说,而自己要怎么反驳,所以智瑶的话虽然锐利,晋出公浑然不惧智瑶。

只见晋出公正襟危坐,肃然道:“执政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怎么能够只看对方的坏处而不看对方的好处呢?再什么说,范吉和中行寅二人也是范氏、中行氏封邑的拥有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